轻燥症°

叫我三秋.秋.阿秋都可以的
最近沉迷雷安
是真正的Omega属性。
有的时候会忽然发疯或者是很丧。

但基本上、是个、正常的O…

写文基本凭心情,甜饼刀子混着来。画画也有。只是火候未到。

确认绑文@Kekeni,目测一个星期就得换一次名系列(。)

脾气挺好的。

欢迎来找我玩。

【雷安】第三日【01.】

短篇连载,是拖了很久的群作业。神父雷×恶魔安。

最近三次忙的要死嘤嘤嘤都没手感了。

希望大家能轻喷吧呜呜呜我真的觉得写的辣鸡极了呜呜呜。

@Kekeni★ 与这个人勾肩搭背互相咸鱼。

@3092群主页 我都没脸艾特了嘤嘤嘤。

写文真难啊(。)

↓↓↓总之请走外链叭(本章字数5k+)

点我就能看到雷安一点都不浪漫的邂逅(。)


【雷安】The Beautiful Summer(一)

★旅行精灵雷×花店老板安。

★伪全员向注意,雷安only,其他均为友情向。

★是一个无脑沙雕小甜饼,全程基本都在撒糖。

★没有大纲,就是为了放松一下心情,更新基本随缘【当然了如果大家喜欢我会多更der(醒醒没人喜欢的)】

★基本每个故事都可以当独立故事来看待,剧情什么的与上一话联系不太大的✔(大概。)

@Kekeni★ 这个大宝贝,希望她一定要开心。

★看的时候请不要带脑子。

★可以搭配BGM

《いつも何度でも (永远同在)》

★非常感谢诸君不嫌弃我这么一大堆废话,能够接受的话就请食用叭↓↓↓

————————————————————

0.

     
           阳光与蝉鸣总会跟夏天紧紧相连。
     
      “嘁。”被耳边知了知了的声音吵得心烦,他费劲地睁眼想支起身子,却因为大脑晕晕乎乎的没办法调动身体感官,一个不小心差点从树上摔下去。
     
      “啊呀,好险。”
     
      胳膊在空中晃了晃才保持住平衡,仗着这是在树上反正也没人看见,一声轻哼从嘴里毫无顾忌地吐了出来。
     
      太阳的光芒穿透层层枝叶在身体上洒下圆斑,似乎是找到了乐趣般的,手掌挑了个角度让皮肤最大化地接住光点,然后开始翻过来覆过去的上下翻转。
     
      垂下的眼帘忽然上抬,一时间眼睛里全都是绿到令人心惊的树叶,远处传来滴滴的喇叭声,树底下恰好有三两个上学的孩子经过,嬉笑声被虫鸣声压的几乎听不清,不过他还是很有骨气地抑制住了想把这一整个树上的虫子都弄死的冲动,故作冷静地摸了摸鼻梁。
     
      “原来只要有了阳光它们就会这样叫吗…”
     
      “看来这里会比想的有趣也说不定?”
     
     1.
     
     
      “叮铃——”
     
      淡金色的铃铛随着木质门开关的声音晃了晃,反光之间把本就破碎的阳光打落得满屋都是。前几天才刚刚把有些年头的镀金铃铛打磨了一遍换了漆,看来焕然一新的东西果然还是能起到不错的效果。
     
      开关门的气流称职地把里外的空气做了交换。一阵花香扑面而来,天蓝色的发丝在透明的空气里荡开,随意地融入了香气里。
     
      巨大的玻璃窗总是能在推门而入的时候自然而然地抓住来者的视线,然后紧接着就是玻璃窗前面怒放的排排花朵——本就是万物生发的季节,再加上屋子里适当的温度和玻璃反射的阳光,让本就明艳的植物落得更加动人。来者晃着身子穿过一排排摆放着鲜花的柜子,悄无声息地来到了玻璃窗前。
     
      “咔哒。”
     
      在阳光中站了没多久,锁头的开关起落声就响了起来。只不过发声来源并不是刚刚推开的木雕大门,而是来自墙角旁边一个不起眼的平常原木门。
     
      “抱歉,现在还没到营业时间,不过还是欢迎光临。想要点什么?”
     
      熟悉而悦耳的问候声在这时传入耳畔。

   
      由于角度问题,自己站立的地点与大门的方向刚好相对,一般来说为了接待客人店主会在出来时下意识地往门口看,以便能迅速定位到客人。果不其然,即使视野有些被花草阻隔,但她还是看到白色的身影在姹紫嫣红的植物里晃动,向大门口走去。
     
      只不过走到半路,身影停了下来。
     
      “你回来啦?”
     
      笑意从嘴角晕开,她看见那个身影转身,紧接着她对上了一双清澈的翠瞳。
     
      “安哥,”似乎是已经料到自己会被发现,她挥了挥手,“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阳光落在白衬衫上显得有点刺眼,他隔着一排花向她挥了挥手,“这一次你比去年要早来了一个星期。”
     
      “因为今年A市的雨水很充足。”女孩儿歪了歪头,“可能是雨神今年打算先在这里落脚。”
     
      说话间店主已经穿过花柜站到了她面前,笑着摸了摸她的发顶:“安莉洁小姐还是老样子呀。”
     
      被称作安莉洁的女孩儿无辜地抬眼看了看面前的人,“安哥你好像也没怎么老喔。”
     
      “…咳,”店主尴尬地咳了咳,转移话题道:“现在还没开店,先进里屋来坐吧。我刚刚泡了花茶。”
     
      “现在不给花儿们洒一些露水吗?”安莉洁亦步亦趋地跟着店主往墙边走,跟不上的时候还顺便扯住了店主的衣角示意他放慢速度。
     
      “如果是你来了的话,再喝一杯茶不会来不及的。”店主放慢了脚步,“走这么远你也累了吧,先坐一会休息休息,一会儿就要开店迎客了。”
     
      “好啊。”安莉洁应道,余光里小麦色的手圈住了木门的把手,清脆的金属碰撞声想起之后,木门移开了一条缝。
     
      “欢迎回来。”
     
      店主侧过身对她微笑,做了个请的手势。安莉洁面无表情抬脚上了阶梯进屋,站在楼梯上回头一本正经道:
     
      “安哥,你还是一点没变,跟以前一样肉麻哦。”
     
      “我明明是对你表示想念以及欢迎啊!”原本让人感到温馨的场面瞬间碎了一地,安迷修觉得有必要让这个女孩学一学相应的礼节了。明明自己才是这个花店的店主没错吧?怎么就在这个小妹妹眼里自己从来就一点威望都没有呢?
     
      安莉洁踩在楼梯上眨眨眼睛,“你不进来吗?”
     
      “进进进,”店主无语道,“上了楼梯后右转开门,茶在左手边的桌子上。”
     
      “这句话你都说了好多遍了。”安莉洁看着他阖上木门顿了顿,转身跑上了楼。
     
     —— 『你真的不过来吗?这样的话花茶就没有了呀。』
     
      一声微小的低语从口中喃喃,很快就消失在了空气里。落在后面的店主并没有听见,他正慢慢悠悠地在楼梯上踱着步子,顺便还抬手看了看时间。安莉洁噔噔噔跑到了门口,推开最后一扇门之后又回头看了一眼——楼下的木门被店主关的好好的,完全没有打开的缝隙。
     
      『是吗…那好遗憾。』
     
      安莉洁对着空气眨眨眼,转身进了屋。
     
      ***
     
      其实说到底A市不过也就是一个比较偏远的小镇。它曾经因为丰富的资源的有过一阵子的繁荣,到后来由于资源的匮乏又被废弃了当初国家经济黑马的地位。曾经灯红酒绿的辉煌已经过去,短暂的就像一场繁华虚假的梦。
     
      安迷修作为初来乍到的大学生并没有陪着这座城市走过它最辉煌的时光,相反,他赶上了A市宣告经济退步的三年之后。那一年市中十之八九的工厂已经搬迁,这让原本的市中心和远郊区显得有些空落。
     
      但这对国家资助的大学并没有造成什么特别的影响。
     
     哦, 可能也有吧——校园的外部环境清净了许多。
    
     这对于一个喜欢安静的人来讲再好不过了。
    
     “说起来,安哥你这是上大学的第四年了吧。”茶水和着花瓣的清香在唇齿间晕染,安莉洁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抬起头。
    
     “是啊,明年就毕业了。”
    
     “上一次你告诉我许多大学生毕业是要离开这里的。”安莉洁凝神看他,热气缥缈中安迷修的脸庞她有些看不清楚。“所以这是不是我最后一次来找你啊?”
    
     “一年不见安莉洁都会开玩笑了。”安迷修看着女孩儿面无表情的样子不禁莞尔。“你们不是有类似于GPS的定位功能吗?想找人还不容易。”
    
     “可也有的对于自己的能力认识的还不足吧?”安莉洁把面前的糕点噻进嘴里,“所以才一直待在安哥的店里不走。”
    
     …???
    
     “叫他他也不过来一起喝茶呢,可惜了,那我可不可以把他的份一起吃了?”
    
     …?????
    
     “话说真的没问题吗?要不要我跟他打个招呼教教他怎么使用灵魂定位呀。”
     
      “…等等等等??安莉洁小姐?!”
     
      “不过灵魂定位需要用到灵魂本体的信物,安哥你貌似并没有给他信物哎,这样很伤人家的心吧。”
     
      “啊呀…他看起来不是那么好相处的样子哦,安哥你是怎么跟他认识的啊?”
     
      “等一下等一下!!”安迷修终于在震惊之后转过了弯,“安莉洁你说什么?什么一直待在这里?你来之前这里明明只有我和店长,店长委托之后花店里就只有我一个人了啊。”
     
      “… …”
     
      “… …”
     
      “安哥你看不见他吗?”
     
      “什么‘他’…是有谁在我店里吗?”
     
      “… …”
     
      沉默。
     
      “呃,安莉洁?”
     
      面前的女孩儿沉默了一会儿,但面部表情并没有产生什么变动。安迷修自问也算是比较会察言观色的类型,况且安莉洁跟他熟悉了这么久,虽然这个孩子基本上属于三无少女的那种,但相处久了安迷修也能从她语音的跳跃中听出那么一些情绪的味道。从现在来看,听她的说法自己店里似乎是进入了什么不速之客,而且自己还不知为何看不到他…
     
      等等,自己看不到他?
     
      安莉洁却能看到?而且还邀请他上楼来喝茶??
     
      安迷修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后半句话重点完全不对头,不过凭借着大学生抓重点的能力他还是敏锐地抓住了安莉洁想表达的意思。
     
      “你是说…新朋友?”
     
      “唔。”安莉洁舒展了眉头点点头,“但好像对安哥你不感兴趣的样子。”
     
      “那我可谢谢他…”
     
      “可是他一直在这里带着会给安哥产生困扰吧。”安莉洁把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砰”地一声放下茶杯,“白天咱们照常营业,如果他晚上还是不走,就请他离开好了。”
     
      “这样真的可以吗?万一把人家惹怒了什么的…”
     
      “应该不会,只有神明才能对这个世界做出一定的改变,我们虽然拥有『能力』,但限制非常多。”
     
      “那…”安迷修欲哭无泪,“那安莉洁小姐,你能不能先消消气…我这个茶杯是前几天刚买的,属于易碎品,而且还很薄…你小心一点不要把它弄碎了…它很贵的…”
     
     
     
      2.
     
     
      雷狮旅行笔记第一条:见到好处就要抢。
     
      A城对于他这样的初来者简直就是天堂,人类不多,环境相对良好,七年前的工厂大搬迁已经让现在郊区边远的地方重新有了大自然的生机。现在留在这里的基本除了学生就是与世无争的老年人——总之,这是个能让人静下心来好好颓废的城市。
     
      这对于一个追求自由的佛系游历者来讲简直不能太好啊。
     
      向他这样的人会在到达某个地方后下意识寻找离自己最近而灵气又最充足的地方好好休息休息,体力恢复之后就开始他的地域旅游生涯。
     
      拥有鲜花的草木店铺应该是这个季节灵气最旺盛的地方了。
     
      雷狮拿着好不容易弄来的地区地图研究着,下意识摸着下巴。这个世界的道路七拐八弯的根本找不到路,这对于一个到新地方就会路痴的旅行者来讲真的非常难办。
     
      今天的力气也耗光了…没办法传送过去。
     
      …好累,总之必须要找个地方休息了,最好是在花店里面。
     
      仗着不知道哪来的“到了花店就什么都有了”的期待,雷狮打起最后一丝精神,辨认好方向之后拖拖踏踏地向目的地进发。
    
*** 

   
      雷狮旅行笔记第二条:见到机会就要上。
     
      这个店铺居然还没开门迎客吗!真是天赐良机!
     
      趁着那个天蓝发色的女孩推门而入的时候雷狮瞅准机会转化了形态顺利挤进了屋子。
     
      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一个非常令人满意的店铺,花朵都搭理的非常好,每一种的数量不多不少相当到位,看来这个人应该是理想型没错了。
     
      一进门雷狮就大大咧咧地找到玻璃阳台坐了上去,自己的形态已经隐藏,除了那个同类女孩应该没有人类能看到自己了。
     
      不过她到也心大…看自己过来难道不应该过来阻止吗?
     
      “现在还没到营业时间哦…不过欢迎光临。”
     
      出现了!这个店铺的店主人类!
     
      出乎雷狮的意料,店主居然是个大男孩而不是盛装打扮的女人,而且看样子居然还让人感觉意外的好欺负。那双眼睛一看就温温润润的,特别有一种想让人好好玩弄一下的欲望。
     
      根本不知道自己刚才直接危险发言的雷狮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睛,打算进入沉眠。这个时候略显杂乱的脚步声响起,然后是开门的声音。应该是进里屋了。雷狮心情颇好地如此判断,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你不进来吗?』
     
      …?
     
      『安哥的红茶很好喝的呀。』
     
      …???
     
      雷狮后知后觉睁开眼睛,脊背莫名其妙一冷。那个女孩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总之还是回绝一下。
   
      『不用,』他想了想还是选择了不让店铺里唯一的人类听到他们对话。『我只是想在这里休息一会儿。』
     
      『…那真遗憾。』
     
      『没什么。』
     
      对方没再说话,雷狮耸耸肩,放松身体进入了睡眠。
     
      当然,他并不知道自己距离被安莉洁卖掉还有五分钟。
     
      失去意识之前雷狮脑子里只有一句话:
     
      原来那个人类是叫安哥吗。
     
***

      雷狮旅行笔记第三条:看到鶸就要踩。
     
      即使是在旅行笔记里记载了这么多的旅行真谛,雷狮也觉得自己现在正面临一个危机。
     
      一觉醒来发现已经是晚上了不要紧,只要回复了体力浪费的时间都是小事。一觉醒来发现店门已经被锁了也不要紧,恢复了体力的他完全可以用能力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走。
     
      只是。
     
      为什么这个店铺被结界封住了啊?!
     
      雷狮试着用能力敲了敲结界,力量还挺大,估计应该是那个女孩的手笔。打破可能要费一点劲,不过以自己的力量完全可以做到。
     
      只是这样就会破坏这个花店。
     
      那样可就不太妙了啊。
     
      所以那个臭丫头是什么意思?雷狮心里已经骂开了,早晨还请我喝茶,晚上就翻脸不认人?     

      不过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旅行者,这样的情况雷狮也不是没有遇到过。本着“只要是对方惹事那我就把他打趴下”的原择,雷狮凝神静气,悄无声息地从阳台上翻下,等着对方过来找茬。
     
      …再怎么着最好还是沟通一下。
     
      毕竟这里也不是自己的地盘,如果说一点心虚的感觉都没有的话那一定是骗人的。
     
      『…喂。』这样想着,雷狮出了声。
     
      『别招呼都不打就把人困住,老子很烦这样你知不知道。』
     
      『…安哥说他不认识你。』

      声音是直接传到脑海之中的,看来那个女孩并不想让他感知自己的位置。
     
      『废话,我也不认识他。』居然还理人,看来不是个不讲理的。
     
      『你擅自就在店铺里待着给我们造成了困扰啊。』
     
      『喂,我只是路过想要恢复一下体力而已,这个需求不过分吧。我白天都在睡觉,一点妨碍也没做出来啊。』这样玩捉迷藏让雷狮没来由地觉得烦躁,『这里是花店,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了,难道你不也是因为贪求这里的灵力才留在这里吗?居然还跟那个人类成为了好朋友。』
     
      『这里灵力旺盛没错,但我并不是单纯为了吸收灵力才接近安哥的。』
     
      『懒得跟你争论。现在放我出去。』
     
      『你会给人家造成困扰的。』
     
      …雷狮真的想骂人了。
     
      『在这个世界待久了都会变的这样武断了吗?如果你还是坚持我不介意用能力教一教你怎么懂事。』
     
      微弱的电流已经从指尖外溢,紫罗兰色的瞳孔微微缩起,空间里另一个陌生的结界带着侵入性的意味开始缓缓膨胀,与压迫着自己的灵力进行反镇压。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
     
      就在雷狮打算一个速攻然后跑路的时候,他听到另一个声音说话了。
     
      『算了安莉洁,我来跟他沟通吧。』
     
      …?!
     
      大脑还没因为这句话做出什么实质性的反应,一直压迫着胸腔的力道就瞬间松动开来。而自己这边的力道还没能收好,雷狮只感觉到身体中的力量瞬间四散而去,甚至出现了某一瞬间的意识剥离。
     
      “——噼啪!”
     
      把自己的能力不受压迫地释放是什么感觉?
     
      首先,很爽,有一种想让人引吭高歌的冲动。
     
      其次,很晕,因为在受到压迫之后又猛然被松开——这样的感觉传达到身体上会与大脑的反应有一瞬间的倒转,会产生眩晕感,不过只是暂时的。
     
      然后,对雷狮来讲就是懵逼了。
     
      能力外溢意味着自己位置的暴露,虽然最后一秒自己已经把电流降到了最低点,不过仅仅能起到不伤害周围人的作用…自己的暴露已经成为事实了。

   
      所以?!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旅行精灵难道真的会因为在人类面前感到无措吗?!
     
      当然不会!
     
      脑子里电光石火间就把那个人类被自己吓的抱头痛哭的样子想象了出来,一抹胸有成竹的笑容从嘴角晕开,雷狮自信地瞪了瞪眼睛,锁定一边看起来非常惊讶(自己的视角)的男性人类,雄赳赳气昂昂伸手指向他的鼻尖——
     
      “喂,你,就是那个叫安哥的人类吧!”
     
      TBC.
     
      安迷修:???
     
      雷总:我说错了吗?
     
      安莉洁:… …
     

【本章字数5k+】

     

     
     

 

我是谁我在哪我好弱我真的好辣鸡

悄咪咪艾特一下群主页 @3092群主页

以及这位债主 @狮智伤痕

看的时候别带脑子!别认真!别认真!真的!

溜了溜了_(:з)∠)_

【雷安】海之诗

🌟手动高亮!🌟

是家里大甜心 @穆子津 的点梗,游牧诗人雷×人鱼安。

本来说着要写个车的结果…因为脑洞本身太文艺惹,车就没开起来(´ . .̫ . `)

个人很喜欢这篇文的意境了,设定也很戳我。希望大家也能喜欢qwqqqq

全文1.4w字。

想说的都在文里啦,然后内个…悄咪咪渴望评论。

文章请走这里↓↓↓

“我并不想只在梦境里看到你。”

食用请先看完预警!!请一定看完预警!!请一定看完预警!!

阅读完后保证没有问题请…

本文大概1.9w+↓↓↓

点我就可以吃到一波不好吃的肉以及肉后面的emmmm

是给家里大甜心 @此糸噢 写的。大声哔哔我爱她!!

安迷修的设定基本符合了群里给出的作业,所以…就先艾特一下吧 @3092群主页

——————————————————

想在这里啰嗦一下。当时写这篇文的时候完全没想这么多,也没想到战线拖了这么久。一开始只是想随手产个粮但到了后来由于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就让它承载的越来越多。

第一次自己断断续续的写了这么多东西,逻辑问题在很多方面还欠考虑,一些场面也是凭自己的想象来写的,而且有些描写也显得很仓促,所以bug应该会很多,希望大家多多海涵。欢迎捉虫,但拒绝ky。

可能这篇文的想法有一些丧,但是写的时候就感觉,很多东西,不是自己想怎样就怎样,动漫里废柴男主小宇宙爆发的桥段其实并不适用于所有人,我们可以是自己的主角,但不是所有人的。更不是整个世界的。

所以可能很多事情结束的相当突然,就像雨滴下落,嗖的一下,就没了,只剩下地面上的水渍。也分不清哪个是哪个。

如果这篇文给您带来了心理上的困惑或者是压抑,非常抱歉。如果反响不好我会删除。并不是哗众取宠,是我本身真的有点担心。

如果能喜欢这篇文章,不胜感激。

十分十分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最后的最后…能给评论嘛…哭唧唧

年下,幼年雷×成年安

是群里的接龙活动,我是第三棒。

上一棒请戳:

这里这里

是个小短打,无脑又ooc,请憋打我爱您。

★          ★           ★

      安迷修叹了口气,尽量放缓了动作蹲下来,认真的望着雷狮。

      “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喝酒吗?”

      雷狮似乎是一愣,然后他皱了皱眉:“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个鶸?”

      出乎他的意料,安迷修听到这话后并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只是轻轻哦了一声,站起身进了厨房。雷狮有些诧异,随即又像是想起什么一样晃了晃手里的酒瓶子——酒已经被喝光,家里也再没有什么存货。厨房里传来炉子打火的声音,不一会雷狮看到安迷修端着正冒着白气的碗走了进来。

      “来,先把醒酒汤喝了。酒喝太多对身体不好。”安迷修一边拿勺子轻手轻脚的搅着汤,一边舀起一勺递到雷狮面前。

      雷狮眯着眼看他,没有接。

      好吧… …就知道会是这样。

     “那我喂你吧?张嘴。”安迷修将勺子端到嘴边吹了吹,又补充道:“喝完之后好好睡一觉。”

      “… …你口水都喷到里面了吧。”雷狮终于开了口,一把抢过安迷修手里的碗勺。在安迷修被这句话噎的够呛并发作之前顺利地喝完了汤,把空碗往他手里一放:“谁要喝你的口水啊。”

      “… …”现在的小孩都这么随便的吗。

      安迷修被眼前的事实唬的一愣一愣,也不敢再去摸雷狮的头表示安慰了,他直径拿出毛巾替面前的孩子擦了擦脸,然后建议道:“喝完了就去睡觉?这样头疼会减少一些。”

      “… …”雷狮看着他没动。

      “… … 站不起来吗?那我抱你?”安迷修无奈道,作势就要伸手。

      “… …你这个人很奇怪。”手离雷狮还有半米左右,雷狮说话了。

      安迷修闻言停住了动作。

      “见到我这幅样子你不应该大声斥责并且把我赶出去吗?”

      “我为什么要赶你?”这回轮到安迷修诧异了,“我答应了要照顾你的呀。”

      “不是… …但你也可以… …”雷狮望着近在咫尺的翠绿色眸子,一时半会儿竟然说不出话来。面前的人脑电波似乎跟他完全不在一个频道,竟然尽想着自己的事。

      本来不应该是这样的。

     安迷修应该像他前面几个监护人那样,或咆哮或尖叫,总之应该要训斥他为什么如此不符合他们自己内心对好好孩子的定义。然后他会对此嗤之以鼻,并且摇摇晃晃地开启下一瓶酒。如果是脾气好的人家,可能会在训斥后的第二天开始对他有所防备,几天后会因为他的再次捣乱而将他送还给孤儿院。如果是脾气差的——根本用不了两天,估计他现在已经坐在回幼儿园的车子里了。

       对,应该是这样才对。

      可是现在酒也没了,安迷修的行为也超出了他的预测。

      安迷修完全没有把刚才的小插曲放在心上,见雷狮没有再说下去的意愿也就不再追问,直接将人抱到了床上:“你都已经能准确的找到酒,并且还会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说明你明白的已经比同龄人多很多了,既然如此你喝酒肯定也是有原因,我尊重你,不想说就不说。”他替雷狮盖好被子,碧绿的翠瞳眨了眨:“但是呢你接下来一定要睡觉。”

      雷狮沉默着,安迷修这招简直出其不意,他都不知道怎么接。

      只好转移话题。

     “我看到你手里还拿着东西。是什么?”

      “哦?你发现啦!”安迷修有些窘迫的将手里的袋子从背后拿出来,“本来是想在你睡觉的时候放在你床边的… … 既然你看到了… …”

      安迷修翻了翻,掏出两件布料。随着胳膊一抖,布料的全身展现了出来:“看着你的衣服似乎已经穿了很久了,就给你买了两件… …一件海盗船一件小马,店家还赠送了头巾呢——金黄色的星星和蓝色的,你要哪个?”

      雷狮歪着头看他。

      也许是逆着光的原因,安迷修整个人周身都披着一层薄薄的光辉。现在他正朝自己温和的笑着,对他说什么答应了要好好照顾他这样自己从来没有听过的话。

      也许这个呆子远比自己想象的有趣也说不定。

      “那我要海盗船,金黄色星星的头巾。”雷狮背过身子在床上缩成一团,而后闭上眼睛。身后传来安迷修的轻笑,然后是落在肩膀上的掌心的温度。“好好睡。”

      雷狮咕哝了一声算作回答,听着关门声响起。

      … …也许可以考虑下跟着这个人住一段时间也说不定。

      只是他没想到,这“一段时间”,生生地被他延长到了一辈子。

★            ★             ★

下一棒:    @晓晨默 (应该是吧找人找的我头都秃了不管了就这样吧我的老天爷)

关于雷安夏日活动请戳↓↓↓

点我点我

     

重生

是日更活动。

假的底特律背景。科学怪人雷×仿生人安。

字数8k左右。

ooc的我都不知道要说啥了。

属于我流he,emmm其实貌似也确实是he(?

推荐bgm:镜心之歌(实在不会粘贴酷狗的链接orz)

没有什么预警大家可以放心的戳↓↓↓

点我就可以看到雷总与安安的日常自己回忆中的求婚以及后面的一把小水果刀,jpg


给这个大宝宝 @旧雨 写的文,又是投骰子输了的结果… …非酋不解释了,真是的。

以及感谢 @二分之伊 提供的梗,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该写啥。

还有下一棒 @赫莉 ,请加油噻。(为啥我艾特的人这么多…)

关于雷安夏日活动戳这里↓↓↓

快来几个人吧这地狱式赶稿我真不行了

最后的最后,渴望评论…(估计也没人评1551)

解惑(上)

是古风pa,年下注意。脑洞是听歌听出来的。

本来正文里是有车的,但考虑到战线会拉长就移到番外了,所以就不打r18了…

可能会有一点令人不适的描写,介意者注意避雷。(其实也没多少…)

emmmm结局是啥还在纠结,所以受评论影响会大一些,大家可以把想法告诉我嘿。

可以的话就走石墨吧↓↓↓

其实这一篇他俩就亲了一下而且亲的也不深,jpg

抒情比上个写的要少,但下一篇会补回来的(危险发言)

写个亲亲可急死我了 @旧雨

破晓

天使雷×恶魔安。

是群作业,投骰子投输了的结果…所以说非酋千万不要打赌…【?

算是给自己一个考试完结的礼物吧2333

重要角色死亡注意!!

重要角色死亡注意!!

重要角色死亡注意!!

可以的话就↓↓↓

点我看雷安上演禁忌之恋???



我我我我来交作业了… @二分之伊